重庆环卫集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靠什么让垃圾分类成为全社会的自觉行为

信息来源: 上海证券报·专栏      作者:周洛华     发布时间: 2019-07-08

鼓励居民简单装修,减少各类资源的浪费,从源头上减少垃圾;鼓励人们自觉分类,把资源化的垃圾分离出来并回收,仅倾倒无法处理的垃圾,这需要相应地建立一套基于称重的垃圾收费体系。它诉诸于人的生物本能,这将是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上海在全国率先推行垃圾分类了。这是环保和可持续发展理念所要求的。

从金融学角度看,垃圾分类措施在实行过程中的难度不小。我在早几个月出版的《货币起源》中分析过,要推行一种新的道德,就一定要配套建立一种新的价值体系。

说起来,在这方面上海是有成功先例的。上海最早在全国实行了本地车牌拍卖制度,这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车牌的一种分类制度,凡是挂外地车牌的机动车,在高峰时间就被限行,而且若违反限行的话,会被罚款和扣分;凡是本地车牌的车主则被免于这方面的烦恼。这样一来,通过限制外地车就实现了车牌分类,使得拥有上海车牌成为了一种资源。沪牌车的资源可以交易,形成市场价格,这就建立了一种价值体系。虽然一直有争议,但上海拍卖本地车牌的效果不错。在世界特大型城市中,上海的交通状况相对而言要好得多,这是有目共睹的。

上海的苏州河黑臭了几十年,多年的治理都不怎么见效果,直到本世纪初,上海的房地产市场开始高速发展以后,苏州河两岸的制造业企业很快就得以搬迁,苏州河的状况才有了根本的扭转。今天,苏州河沿岸真的可以算是上海的一道城市风景线了。而在金融学者看来,苏州河治理工程只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土地的级差地租。靠近市中心的其他地块的土地价格大幅上涨,造成了搬迁污染企业和治理苏州河成了一项有利可图的事业,因为治好了苏州河就使得沿岸的土地可以实现大幅度的升值。所以,苏州河这个老大难问题得到顺利解决的根本原因,在于上海有了土地市场,房屋可以自由买卖,这就形成了一个价值体系。

建立一个价值体系的目的,是使得正确的事可以持续地做下去,在这个价值体系中,人们只要做正确的事情就能够获得正面的激励,而那些违反这个价值(道德)体系的人,就会受到惩罚。因此,价值体系一定是和道德体系同时建立并共同维持的。

比如,德国是世界上最早实行垃圾分类的国家之一,目前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 65.6% ,是全球垃圾分类水平最高的。基本按照“谁产生垃圾谁负责处理”的要求,遵循收支平衡原则,德国以垃圾处理总支出反算垃圾处理费征收标准。居民需把碎玻璃、大件垃圾、有毒有害或电子废弃物投放到专门的回收站内,或购买垃圾处理券委托环卫局回收。饮料容器实行押金退还制度,消费者的购买价格中包含一定金额的押金,在退还空容器时返还押金。

如果让金融学者来设计上海的垃圾分类制度,他可能首先会考虑这样的问题:建立整个价值体系最基础的标的物是什么?怎么才能让这个最基础的标的物变得有价值?这样的思路最早来自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肯尼斯·艾罗。对,就是那个被精算师们奉为鼻祖的艾罗,他在1967年主持设计了美国的二氧化硫排放权交易(是不是听起来有点儿类似大气分类排放)体系。按他的想法,先确定基础标的物是什么,然后建立价值体系。结果是他把无污染的空气视作基础标的物,被污染的空气(二氧化硫)需缴纳排放费才能向大气层排放,而且排放权一定要可交易,这就鼓励产生了一个全新的行业:二氧化硫处理行业。

《京都议定书》以及《巴黎协定》有关建立二氧化碳排放权交易的设想正来自于艾罗的设计。借鉴艾罗的这个想法,金融学者或许就会这样设计垃圾分类体系:首先,确定无污染的土地为基础标的物,对排放垃圾侵占土地的收费,即垃圾要称重收费,这就会建立一个完整的价值体系。这会产生两个作用,催生一个垃圾处理行业,从源头上遏制过度包装以及过度消费。

不妨设想一下,每家每户有一个标准大小和重量的垃圾箱,每天小区派人收垃圾时要称重,每公斤垃圾假设收费10元,每月出一次账单。这样一来,就会有人开始对这些垃圾进行资源化分类,送到再生资源工厂去回收,剩下的垃圾再按可燃烧和不可燃烧分类,可燃烧的,送垃圾发电厂;不可燃烧(往往是过度装修的业主扔出来的大量的水泥砖块)送去称重收费的垃圾倾倒场,由于可回收、可利用和可燃烧的垃圾都已被分离出来了,那些去各小区收垃圾分类并最终倾倒在垃圾场的人就可赚取差价。在我看来,从社会进步的角度看,这些处理分类垃圾的人所做的工作,比那些满街跑电单车送外卖的人,对社会贡献更大。

鼓励居民简单装修,减少各类资源的浪费,从源头上减少垃圾;同时鼓励人们自觉分类,把资源化的垃圾分离出来并回收,仅倾倒无法处理的垃圾,这需要相应建立一套基于称重的垃圾收费体系,这个体系一旦建立起来,就不必依赖于社区大妈的严防死守,也不依赖于人的环保自觉,它诉诸于人的生物本能,这将是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其实,艾罗对建立全球二氧化碳排放权交易系统是持保留意见的。他的看法直截了当且一针见血:人们无法在世界范围内确立一个针对二氧化碳基础标的物的价值。而二氧化硫和居民垃圾则是本地化的排放,比较容易确定价值体系。简言之,确定一个基础标的物,建立一个价值体系,鼓励人们去做符合这个价值体系的事,这就是金融学对垃圾分类的处理方案。

上海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也是国际金融中心城市。希望上海不仅在全国率先实施垃圾分类,也能在建立健全相关配套措施方面为全国其他地市探索一条可持续的环保之路。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Copyright ? 2009 版权所有 ? 重庆市环卫集团有限公司

mg游戏平台网址